见证分享2020-07-23T12:32:06+01:00
  • 神医治了我的心脏!

    神医治了我的心脏! 柯华敏姐妹 大约在1976年,我还在上海的时候,家人发现我患了一个不治之症─心脏有一个小洞。当时我只知道自己患病了,也不知道是没药可救的。家人带我跑遍上海最好的医院(华山医院、第一人民医院)也没有办法,所以带我去看一名老中医,老中医看出来是先天的病。华山医院叫我最好不要生孩子,怕我的心脏负荷不了,所以家人一直没有急着安排我的婚事。 到我怀孕时病症才比较明显,我怀第一个孩子叶伟立时常常生病,孩子到七个半月就要生下来。当时要剖腹产,医生要打麻醉药时问我有没有病,我因为怕不能把孩子生下来,所以说没有。后来医生开刀时,因为麻醉药没办法发挥效力,我痛得尖叫起来,医生一问才知道我有这么危险的病。本来医生是不肯开刀的,后来因为我家人签了同意书,所以才动手术把孩子拿出来。感谢神第一个孩子平安的生下来。当时我还未信主,以为真的是医术和科学救了我,没想过这是神拯救了我的性命。

  • 只有耶稣才能真正满足人

    只有耶稣才能真正满足人阮温良弟兄我出生在一个基督教的家庭,小时候我爷爷比较疼我哥哥,所以我有点被忽略的感觉,但是妈妈对我很好,在我记忆里她从来没有打过我,但我爸爸从来没有抱过我。在中国我从小就跟父母去教会,但我是不信的,所以会偷偷溜出来。1989年,有一次去同学家里,见到小巷里有人在赌博,我去看看,然后也试试赌,慢慢的越赌越多,有赢也有输。那时我做了一个多月工,工资两百,家里贴我两百,但全都赌输光。当时因为没钱,所以偷家里的钱,「家贼难防」就是这样。有一次我偷了哥哥寄给爸爸的10,000比利时法郎去赌博,刚好那次赢了不少钱。可能当时我们声音太大,被邻居告,警察就把我们抓住。他们见我拿的是法郎,以为我是偷的,把我捉到公安局,还戴上手铐。那时我才十几岁,心里有点怕。后来我妈妈来担保我回家。家人见我越学越坏,就叫我叔叔帮我申请出国,1991年我到比利时安特卫普一家餐馆工作,那时老板娘是教会的同工,我叔叔叫他们每个礼拜带我去教会。当时我去教会是因为跟亲人太少见面,觉得很孤单。还记得第一次去教会,让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那次我很受欢迎,感受到一份爱,后来就很自然跟他们去。1991年11月尾,我爷爷在中国过马路时被出租车撞到,脑部出血很严重。我爸爸打电话到中国和比利时的教会为他祷告,那是我第一次祷告,而且是禁食祷告。后来晚上牧师过来,他问我要不要信耶稣,我说要信耶稣,他就为我做一个悔改祷告,然后之后一个礼拜受洗。受洗后生命并没有很大的改变,刚开始有读经、祷告,后来慢慢的也没有持守。那时只有去餐馆、家里、教会这三个地方,有时候我会想:「到底出来是为甚么,每一天都是炉头、枕头、炉头、枕头……」觉得有点迷网,另一方面内心越来越不满足,觉得好像得不着真正的满足。直到1993年8月,我参加夏令营,讲员是台湾祷告山的戴义勋牧师。第一堂的时候,戴牧师说:「我们当中,若你已信耶稣,也已受洗,但觉得不满足的,请举手。」我就举手。他为我们祷告,祷告后恭喜我们得救了,当时我心里疑惑,我不是已经信主了吗?!那几天牧师的讲道,好像是对我心说话一样,每次聚会我都会在神面前为自己的罪痛哭。到最后一天晚上,有一群年轻人说他们还是不满足,要继续追求,我就跟着他们一起唱诗歌、祷告,有人说方言,我便向神祷告说我也要,我感到神的爱和能力下来充满我的心,然后我就说出一种我不懂的语言。那时我举手、跪下来、俯伏在地上祷告,我感受到神的爱那么大的把我包围住,以前我觉得自己是污秽不洁的,每次圣餐在神面前认罪时都没有被赦罪的感受,那次我觉得自己全身被洁净,洁白如雪一样。那天晚上我们祷告到两点多,充满感恩、赞美。第二天别的人见到我都问我是不是被圣灵充满,说我的脸色不一样,我说:「是的。」从那次经历神以后,直到如今,我从来没有停止过聚会。我最大的改变是对金钱的观念,以前我只会赚钱,到经历主之后我开始做十一奉献。另外生命也有了目标,知道只有耶稣才能真正满足人,只有在祂里面我们的生命才有意义。

  • 神就医治了我爸爸的腿

    神就医治了我爸爸的腿 夏旭兰姐妹 我外公是基督徒,我妈妈也是基督徒,所以我知道自己在母腹中已是信耶稣的。我爸爸本来不信耶稣,而我妈妈虽然相信,但也不是很懂。我奶奶死后,孩子都分散各地,只有四叔叔和六叔叔跟我爸爸在一起。 在我印象中,小时候家里很穷、很苦,我六岁时已要拿着镰刀帮忙砍柴,所以我爸爸跟我妈妈说:「你信就只管信,我不会强迫你不让你信,但是你也不要强迫我去信。好像麦子要收割的时候,要去教会不去收割是不可能的。」我们教会当时聚会是早上一堂、下午一堂,下午回家已是四、五点。当时是生产大队分配粮食,若农民去听道,一天不工作就会扣粮食,所以不工作去听道是不可能的。 在我九岁的那一年,我爸爸为了要赚钱,便去另外一个城乡造桥。造桥要挑挑担担的,我妈妈不放心,就请我们地方的一位婆婆为他祷告。那婆婆有先知的恩赐,她祷告时已叫我爸爸不要去,说会有危险。一天有十二块人民币,在当时来说是不得了的,所以我爸爸还是去了。有一天那条桥整个塌下来,当时我爸爸刚在桥上面,那桥很高,我爸爸腿被压伤。他们立刻把我爸爸送进医院,结果他脊椎受损,下半身不能动,大小便也不能控制。我大伯见情况不妙,立刻借了一辆汽车把我爸爸送进温州那边的医院,我爸爸在那里医了半年左右。

  • 神是耶和华拉法

    神是耶和华拉法 夏旭兰姐妹 十四岁的时候,我家里发生火灾,房子和东西几乎都烧光。当时我们家里是信耶稣的,所以教会接纳我们,让我们住在教会楼下的一个房间,亦请我妈妈在教会里帮忙打扫和整理;我妈妈让我负责部份的打扫工作。 后来,有一个老师到教会教弹琴,我也凑热闹,跟那些比我大几岁的哥哥姊姊们一起学,我学得比其他人快,便开始司琴的服事;有时传道人走很远路去开陪灵会,我个子虽然小,也会跟着他们到处去服事。 现在回想起来,大概是圣灵陪伴我弹琴,神借着我带唱诗歌,而不真的是我自己在弹在唱。有一次领诗歌时,唱到「要收的庄稼多,作工的人少」,便不禁哭泣起来,连原本很退缩的传道人也因为我的哭泣而被感染,再次回到神的面前。但是,一方面会很感到圣灵的带领,另一方面却很顽皮:崇拜或聚会时就弹琴,一到讲道就溜出去玩,算好时间便回去弹琴。

  • 神的恩手在带领我

    神的恩手在带领我孙苏海弟兄我外婆是信耶稣的,所以妈妈小时候也信。我爷爷和爸爸是信佛的,所以妈妈嫁给爸爸以后,也慢慢远离神、开始拜偶像。大概在我五、六岁时,我爸爸因为患了胃癌,开过一次刀,还需再动手术,妈妈经常拉着我去拜偶像,边拜边流眼泪。那时有一个老奶奶问我妈妈:「孩子呀,为甚么还要拜呢?你妈妈不是信耶稣的吗?为甚么不去投靠这位神呢?」妈妈被点醒了,也没有经过爸爸同意,就不再拜拜,改成为爸爸祷告。那次以后,我妈妈愿意除掉家里所有偶像,以后不管怎样,都要信靠这位神。后来爸爸第二次开刀,手术成功,肿瘤全都除掉,好像从死里复活一样,所以也愿意接受耶稣。他因为整个胃切掉,每天都要少吃多餐,所以我妈妈需要承担田里的工作,家里很穷很苦,下大雪时我连鞋子都没有。我爸爸得救以后不久,有一次我们村里开培灵会,在我们新家聚会。那天我爬上家里的桑树玩,不小心掉下来,右手掌反过来折了,其他孩子立刻去告诉我妈妈,她很伤心很害怕,就为我祷告。因为那天下很大的雨,不能出门,所以没办法看医生。到第二天去看医生时,医生竟然说没事,右手功能完全正常。这是第一次神把我救过来,但也给我留下一个记号,就是右手不能完全的扳过来。到我十四岁时,由于家里穷,我就没有读书,开始出来打工。有做过油漆厂、羊毛制衣厂的管理、做月饼蛋糕、挖隧道等。到十八岁左右回到温溪,买了一辆拖拉机自己开,那时赚不少钱,生活过得不错,每天工作完就去舞厅喝酒、跳舞,钱都花掉。过了差不多一年,那时工地比较忙,公路还在修造、扩大。有一天有朋友的拖拉车停在路边,被一辆水泥车划过勾了。那水泥车还一直开,我帮朋友出头,就跑过去、跳上车、抓着车门。但我的手抓不住,就滑倒在车头和车卡的轮子中间。由于车子没有停,我腿被车后面的三排轮胎压过,驾驶员被吓得半死。那水泥车有四十多吨,我感觉到轮胎一次、两次、三次的辗过,在车底时心中只想到有一位神,就喊:「我妈妈的神救我!」那时整条牛仔裤被压到稀烂,右腿的骨头都被压碎,石子压到肉里,皮都被压烂。别人过来抱我、把我送去医院时,我都一清二楚,也能听到,只是下身再没有知觉。送到温溪的医院时,医生本来要把我送到别的医院去,说我大概一辈子要坐轮椅。结果拍片时看到腿骨只有点裂掉,其他骨头和筋都没关系,别的也没大碍。那时医生把石子一粒一粒拿掉,包札起来让肉和皮再慢慢生出来,后来竟然就完全好了。我在医院里住了四个多月,教会的传道人和弟兄姊妹经常来探访我、为我祷告。双腿痊愈后,那时还年青,觉得是自己运气好、身体强壮,没想到是神救了我。回想起来,若果神没有保守我,或者车子辗过去时偏一点,我可能连命都没有。现在一路走过来,才明白这是神的恩手在带领我,让我经历祂的保护和医治。将荣耀归与神!

  • 真正认识耶稣后我整个人生就开始回转

    真正认识耶稣后我整个人生命就开始回转翁雪平弟兄小时候我没有信耶稣,家里是信佛的,他们有烧香拜佛,我对信佛没有兴趣,妈妈叫我去就去一下。我在生活上也没有混过,一直到出国时也没有接触过教会。初中毕业出来,二十岁我就当武警。三年以后回家,刚巧有西班牙的亲戚回国,我妈妈说中国不是很好,叫我去外国;我想想也对,就出国到西班牙。刚开始在我叔叔的餐馆洗碗,本来说好是做跑堂我才出国,结果去洗碗,当时觉得这日子不是我想过的,我受不了那种生活,结交了一些朋友,每天花天酒地的过生活,连薪水都不够用。我在那里三年,一分钱都没存到,还欠了债。过了几年,我觉得人生真的一点意义都没有,回中国也不是,待在那里也不是;我是非法居留的,连护照都没有,做工时警察查得很严,日子真的很难过。到二十六岁时我再没有做工,生活很糜烂,日子过得不像人的。二十六岁时,有一天晚上我一个人酒喝得很醉,经过酒吧旁边的中国餐馆时,有一个餐馆的人叫我上去坐一下,边吃边聊。我喝得很醉,问他干甚么。他说:「信耶稣啦。」我问他甚么耶稣,我从来都没有听过耶稣。他是认识我叔叔的,那时我名声不好,他知道我,我却不认识他。他叫我上去,我就进去看看。进到餐馆,有十几个人在餐馆里查经,我看他们甚么也没有,也不知道他们在干甚么。那个人拿一瓶啤酒给我,我对酒很感兴趣,就坐下来了。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教会,那是现在西班牙的小杉长老的餐馆,而当时叫我的是陆海弟兄。第二个星期他打电话来,叫我:「过来过来,不要去酒吧那些地方。」每个礼拜他都会开车来接我,叫我去信耶稣。当时我也没甚么别的事,就跟着他们去。后来我做星期六、日的工,生活也就慢慢正常起来。渐渐的我觉得每天去喝酒也没意思,就跟着陆海他们聚会,去了解一点点。我觉得信耶稣的人也不错,他们爱心很好,我没钱时问他们,他们也会给我一点。几个月以后,有一天有美国来的牧师讲道,讲了「浪子回头」,那天我听到很感动,就决志信主,真正认识耶稣之后我整个人生就开始回转,从那以后我再没有跟那些花天酒地的朋友出去,连我叔叔、婶婶也见我到我整个人改变了。我也一直祷告求为我人生找出路。到1996年葡萄牙大赦,我叔叔帮助我来这里办居留,其实一路上都是神的带领,安排朋友帮助我,来到葡萄牙。一开始我甚么朋友都不认识,去找教会时找到鳯凰楼,便开始参加他们的聚会。从我真正接触教会,到我悔改,只是几个月,再过几个月就到葡萄牙来。我觉得是神的恩典,祂是听祷告的神,我一信主以后,前面的路祂都为我安排。

  •  神多次保守我

    神多次保守我陈金旗弟兄在我出生以前,爸爸因为生病,而家里穷,没钱看医生,连吃也吃不饱,邻居有一个大姨是基督徒,为他祷告以后他就好起来。后来我的大姊姊有一个怪病,不管看甚么医生,医生检查时都是好好的,一回家就发高烧,家里没办法,就叫邻居的大姨为她做个祷告、信信耶稣,爸爸叫村里的两个基督徒为她祷告,结果神的恩典医治她,一祷告完当天她病就好了,之后再没有病发,从那一刻我家人就开始信耶稣。我妈妈是信耶稣的,但爸爸一直也没有信主。而我也是不信的。到我24岁受洗时,因为家人都是信主的,所以教会一句也没有问我信仰的问题,事实上我是如同不信的人。有一次坐车从温州到南京,车翻倒了,但是神保守我,我身体一点伤也没有,只有右眼皮上面刮了一条伤口。那时我的姨妈、哥哥为我祷告,我心里不信的,心想:「伤也伤了,祷告不祷告也一样。」真正信耶稣是在我出国以后。大约三十六岁时我偷渡出国,从尼泊尔、捷克、苏联、到德国,在德国监狱里关了半年,那时候我才醒悟过来,开始祷告。我祷告跟神说:「主啊,这一次若果让我成功,我就跟随祢!」就好像跟上帝谈条件的。那时西班牙的亲戚都是基督徒,他们找蛇头将我从监狱里弄出来,一出监狱就被黑帮迁到荷兰,从荷兰再弄到西班牙,一共弄了三次。到了西班牙,没有居留,白天在家里,星期六、日就去打工。我想,出国时借那么多钱,在西班牙工作按照基本工资每天100美金,我一辈子也还不清,所以一直想回家。我在西班牙待了一年,之后被警察抓住。1996年葡萄牙大赦,我便到了葡萄牙。那时没有认识的人,有一次在公园碰到一个中国的邻居,他说认识彩珍家鳯凰楼有查经,我就去参加,开始稳定聚会,开始追求神,一直到现在。信主以前我都很坏,很喜欢打人,在村里、坐火车、出国后在路上也会打人,做生意也是乱来的。信主以后神慢慢调整我,让我心里怜悯的心开始增多。神也多次保守我,有几次车祸,都是车撞坏了人一点皮伤也没有。到葡萄牙以后有一次彩峰来我店里时,我告诉她前一天发梦被车撞到,那时我也没有儆醒祷告,第二天出去时果然出车祸,但人没有撞伤。另外一次我开着现在的车去理货,因为夏天太闷热,理货太累,开车时睡着了自己也不知道,结果到醒来时发现车子开不动,才知道出了车祸,但我身体完全没事。神就是这样一直保守我,感谢主!

  • 盼望短宣的火能点燃他人的生命

    盼望短宣的火能点燃他人的生命陈文晖传道关于这一次的葡萄牙短宣队是怎样组织起来的,要从两年前说起。那时我有想过:「罗裕威怎样去到这么远,去到西班牙又去葡萄牙,若果是我是不可能的。」后来我开始读神学,希望每年有一次短宣。为什么我会想筹备短宣呢?我过去都一直发现到自己在组织短宣里,有许多经验,每一年会办两次短宣,也已经办了近十多次短宣,而觉得短宣目的常常是让队员们有许多的成长及建立他们有宣教的心志,而盼望这样的火能点燃他人的生命。这就是我认为神既然给我那么多办短宣的经历,就不要白白浪费了神赐给我这样的负担及能力。另外,我和太太一直有这样的负担,就是要看到底成为一对夫妇宣教士,是这么一回事,再加上有了孩子,我们将会面对的困难是什么,我们要如何一起带着孩子来宣教,这也是我们想更了解及看神如何带领我们前面宣教的方向。其实我对葡萄牙、西班牙,甚至欧洲没有一点概念,我只上过一次宣教课程,讲到关于欧洲的宣教,其中一个策略是把整个福音工作转移到欧洲。去年(2011年)跟罗传道的一次交谈中,他邀请我组织一次短宣队到葡萄牙,跟他开会后,知道里斯本华人基督教会愿意接待,我想到这有可能是神的带领。在忙碌的课业之余,我开始有想怎样去做,也在祷告中寻求神的旨意。我是抱着一个「尝试去到那个地方了解」的心态,是一个异象之旅。这是难得的一个机会去带领,也学习从零开始去组织,跟我过去带学生的短宣队是非常不一样。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成长,因为每一个组员都有不同的背景,有不同的策略方式方法,材料也不一样。至于怎样招募队员,我是先列出名单,起初有十多位人选,然后我和太太佩珊逐一去问他们有没有这个负担,请他们先祷告寻求。在一个月内问了十多位弟兄姊妹,从2011年12月开始请他们祷告,然后到2012年2月才最终有些答复,最后确定名单是2月27日第一次开会。至于有甚么标准,我凭着对他们的认识和他们的表达中评估。感谢神的带领和供应,我们这几个月在台湾自筹经费,一行7人终于在6月26日离开台湾,在6月27日到达这欧洲大陆最西边的国家。我们的队员有6位台湾中华福音神学院一年级学生和1位家属,分别是领队陈文晖,队员余佩珊、马震宇、陈威延、周伯玉、黄秀红;家属陈雨绚。我们将在里斯本停留一个月,七月的第一至二周培训,第三周举行青少年夏令营,第四周跟进。八月会离开里斯本到荷兰继续这次宣教体验之旅。

  • 我希望看到更多的人一起敬拜神

    我希望看到更多的人一起敬拜神陈威延传道两年前我去到台湾的金门,参加他们的教会聚会,第二年的暑假,我跟着金门的教会到中国参与为期一周的青少年营,这是金门教会第一次去中国,也是我个人第一次踏足中国大陆。那次以后我有很深的感动,很想做宣教的工作。后来在金门的第二年也有去中国,我有一个月的时间与宣教士一同生活、服事的体验,我对中国大陆同胞有着深厚的负担,每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许多人未曾听过福音的光景,便感到着急与担忧。2011年去华神读书以后,本来想这个暑假如果金门教会再去中国的话,我也想再去。所以去年文晖跟我提到葡萄牙短宣的事情时,我也是蛮惊讶的,我在想该怎么办,还能够再去中国吗?还是来葡萄牙?我就回去祷告,后来我决定会参加这次短宣队,主要有两个原因:一部份原因是我希望在有机会的时候,可以每年暑假、甚至寒假,有一些短宣的经验,再去拓展自己的视野,多接触不同的人。另一部份原因,是与各国一起敬拜、见证神的荣耀的感动。从我中学信主至今十多年中,神让我有机会接触到很多不同的人。我发现有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但我们都敬拜同一位神,所以在祷告中,神有一个画面放在我里面,就好像主祷文里面说的「愿祢的国度降临,愿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愿人都尊祢的名为圣」。我希望在这片土地上看到更多的人一起敬拜神,所以就开始预备自己的心参与这次短宣队。当然,过程当中也有一些困难,但是我觉得这是主给我的学习。所以我怀着喜悦感恩的心,接受这次开拓视野,与扩展服事广度的机会。也求主使用我,让我在这次短宣的服事中,能做好神所托付的工作。

  • 如果将来牧养教会,我必须先对宣教有负担

    如果将来牧养教会,我必须先对宣教有负担马震宇传道当我进神学院时,别人问过我毕业后要到哪儿,我自己也还在祷告寻求当中,若果是神的旨意,我不排斥做一个宣教士,但我目前对异文化,或海外的华人还没有很大的负担,我的负担是在牧养、教导。但是参加这个短宣队,对我来说有别的学习。我是台湾基督之家背景的,基督之家有自己的宣教差会,每年有固定的短宣队、福音队,我们有把宣教定在教会行事历上、有宣教月、也会推动一些宣教事工,但是教会在宣教事工上仍是蛮弱的。我想到如果将来牧养教会,我自己必须先对宣教有负担,否则带出来的教会是不宣教的教会。有一个学长告诉我他们教会非常注重宣教,会在每周的聚会中为特别的宣教事工、海外宣教士祷告,这颠覆我对他们教会的观念,因为在我的印象中他们教会是非常内聚、外展比较弱的。但是我发现他们对宣教有很大的负担。另外,在带小组的服事里面,我也发现自己小组不会传福音,而且小组的增长几乎不是靠组员去传福音把新朋友带进来,而是别人从教会的新人关怀中自己加进来的。所以我自己小组的组员增长非常少,我觉得这方面是非常欠缺的。来葡萄牙宣教,也是在神学院读书的三年里很难得的机会,将来进到工场服事时,去海外宣教是几乎不可能的。所以我想趁着这次机会,加入短宣队,有另一种的学习。

  • 圣灵的火催逼着我要广传福音

    圣灵的火催逼着我要广传福音周伯玉传道进到华神读书时,我想到暑假要去短宣,在祷告中我向神祈求,说第一个来找我的,我就答应。所以当文晖传道邀请我到葡萄牙短宣时,我立刻就答应了。答应以后开始想自己到底可以为葡萄牙的弟兄姊妹带来甚么,但是回想起来,神在一路的带领。进华神读书之前,我去过莫斯科短宣三次,宣教的对象都是生活在异文化的海外华人。那三次短宣对我的感动很大,尤其是对中国大陆的海外华人有着深厚的负担,每次面对中国青年还未信主的光景,实为着急与担忧。另外,神也带领我在四川汶川大地震期间去探访以及评估灾后重建的服务,装备我更好的服事华人。本来我只想暑假到中国短宣、传福音,后来发现神一直在安排我在海外向华人传福音。无论是之前去莫斯科或是四川,甚至这次的葡萄牙短宣,都是在神的安排里面,祂在一步一步带领我要飞到海外。这次葡萄牙宣教,让我既兴奋又紧张,兴奋的是圣灵的火催逼着我要广传福音,拿着真理的宝剑去为主打仗。紧张的是对欧洲国家并不熟悉,一切得重新认识,但也是主要我们去经历祂的丰盛。而这次暑期短宣的队员都在学习如何更顺服神在生命中的带领,在台湾筹备期间我们处于忙碌课业之余,亦要进行严谨训练,不断突破自己成为宣教的器皿,这些经历将造就我们成为基督精兵,心里完全相信并依靠那呼召我们进入禾场的主,祂将供应我们一切所需。

  • 因着神的恩典,我便来到葡萄牙短宣

    因着神的恩典,我便来到葡萄牙短宣黄秀红传道结束七年在中国的宣教进华神读书时,我想自己暑假和寒假都会再进到中国协助当地教会的事工,所以当文晖传道夫妇说要来葡萄牙短宣时,我没想过自己要来。今年二月时我跟中国的同工一起到菲律宾开会,当时问我的事工负责人和属灵长辈关于暑假到葡萄牙短宣一事,我的属灵长辈都鼓励我多看,因为毕竟已经去过中国,可以到其他地方拓展自己的视野。其他同工也鼓励我,请我去帮他们看看海外的中国人生活怎样。当时我很感动,所以回台湾时就答应文晖传道会一起到葡萄牙。其实葡萄牙在哪儿我不知道,之前也没有想过要去。起初很紧张,害怕我在中国的事工负责人不批准,我在代祷信中请大家为我去葡萄牙短宣一事祷告,当中提到有三个要来这里的原因。能够在暑假跟大家一起去服事是很难得的,因为同窗三年,将来毕业后会各自在不同的工场服事,所以能够一起在服事中学习是一个恩典、一个机会,让我很感动。另外我也希望自己的异象被拓展,在中国我已去过大部份省份,只剩下两个未去过,东南亚国家也比较熟悉,但欧洲未去过,到底海外的华人过得怎样我完全不知道。希望透过这次的服事、透过到不同的国家、跟不同的人配搭,能够拓展自己的眼光。另外也希望能服事不在中国的中国人,想了解海外的华人过得怎样,希望将来他们回到自己的国家时,能帮助他们转接到当地的教会生活。因着神的恩典,我便来到葡萄牙短宣。

  • 2012夏令營感恩分享

    2012夏令营感恩分享 文晖:看到很多弟兄姊妹一起参与、一起办營會,大家的投入跟学习非常多。 海毅:所有人都超级辛苦,是压缩版的辛苦,但因着忙碌反而更积极更努力,很感恩。 震宇:其中最深刻的,是看到未信主的几个参加者也会参与活动,而且他们渐渐的融入,虽然最后没有每个都接受主,但他们对营会的评价都很好。 威延:感谢神,每一个人都很投入,那感觉真的很开心、很感动、很棒。

  • 葡萄牙短宣感言

    葡萄牙短宣感言陈文晖传道如果用几个形容词来描述这次短宣学习,那就是「放下」、「忍耐」、「接纳」及「爱」。这次神给我恩典学习「放下」单身的身份,带着太太、女儿及队员去短宣。以前只要带着一个行李就去短宣,很潇洒的,现在是两个行李、婴儿车、尿包等。另外也「放下」对人的偏见,学习从神的角度看祂如何透过不同的人来协助完成大使命。我也学习「忍耐」跟台湾、马来西亚很不一样的生活,适应本地弟兄姊妹的作息时间。很感恩太太和女儿「接纳」我的弱点和没时间陪她们,有好几个星期,回到家将近12点,太太和女儿都睡了,但太太都没有发脾气,只是一直在想如何配合我的时间;还有队员们「接纳」我的不足,其实很多东西我忽略、没有去关注的,都由他们去解决及处理,这是我非常放心的团队,他们对神的服事及摆上完全是出于神的爱。这次短宣也让我感受到教会的「爱」及「接纳」,有每天为我们两餐操心的林宝姐妹,接待住宿的郭姐妹、美燕姐妹和旭兰姐妹,常常关心我们的华敏姐妹,一直陪伴我们的罗传道及师母,还有许多弟兄姐妹都在背后一直默默支持我们;记得夏令营前几天,我跟一位姐妹聊到买婴儿奶粉的事情,后来这个姐妹在营会前一天送给我们一罐婴儿奶粉,还有饼干等等,当时我脑海里就出现一首诗歌:「祢为何对我这么好」。许多时候,我真的很容易忘记这些事情,可是当我回想起神在我身上的作为时,我更确定这就是神的爱。马震宇传道我心中不住地感谢,知道上帝十分恩待我,更是恩待里斯本华人基督教会,领我有机会服事这个教会。这个教会虽然不是最大的,但是这里的人心里尊主为大;这个教会不是人最多的,但是这里的人为主付上许多;这个教会不是最富有的,但是这里的人在神面前是富足的;这个教会不是最引人瞩目的,但是这个教会引神垂顾。愿里斯本华人基督教会的弟兄姊妹在耶稣基督里,生命更多成熟、丰盛、完全,满有神儿子长成的样式。黄秀红传道来这次的短宣,我向神求异象被拓展。感谢主,藉着培训、探访、办布道会、传福音、并与教会弟兄姐妹的互动,神让我看到人人需要主耶稣、弟兄姊妹生命被建的急迫性、及传福音和宣教的需要。我会想念里斯本,并把这里的需要与教会分享,并继续参与祷告和宣教。陈威延传道犹记得初到教会时,与弟兄姊妹们之间的那种生涩,心中虽然急切的想认识每一位弟兄姊妹,但就像闽南语有句话说的:「吃快会弄破碗。」知道关系的建立、感情的培养,必须慢慢来,并且是不能勉强的。故从那时起,就在心中默默地向神祷告,求神赐下机会,能与教会的弟兄姊妹「患难见真情。」后来得知了教会的历史,对弟兄姊妹能坚守神的托付,感到非常的开心和感动。与弟兄姊妹的配搭服事里头,深刻感受到弟兄姊妹对神的忠心和摆上,从初到里斯本机场就受到弟兄姊妹的接机开始、华敏阿姨及林宝阿姨这一个月以来的午、晚餐的服事、美燕姊、旭兰姊及玲娣阿姨愿意开放家庭来接待我们、以及营会前教会弟兄姊妹们积极的参与、长达两周的生命造就及训练装备聚会、青少年夏令营的摆上及付出、更有营会后给短宣队的招待,让我们在服事之余能够体验并感受里斯本的文化,教会弟兄姊妹们的接力爱宴、又在经费上给予我们丰厚的补助,在在都让我们感受到弟兄姊妹们在主里的爱、温暖和热情。虽然只是一个月的时间,真的,已经让我们短宣队的每一位与里斯本华人基督教会的弟兄姊妹合而为一、浓得化不开了,我想起台湾男歌星周华健的一首歌:「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如果这时候教会里头有哪一个人说出台湾基督徒大导演魏德圣所执导的成名作:「海角七号」里头男主角阿嘉曾经说过的一句话:「留下来,或者我跟你走。」或许,可能真的「我会留,不会走。」其实这一趟旅程当中,我最感到开心的,是看到上帝把罗传道放在里斯本华人基督教会当中,在听过教会有过那么一段的辛酸血泪史之后,我知道上帝听见了弟兄姊妹多年来的祷告,所以把罗传道带到当中。在这一个月的相处里头,我也从罗传道身上学到很多,我很感谢神给了我这趟短宣之旅,因为从传道的身上我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和挑战,感谢神在我服事祂的路上让我遇见这样一位成熟的榜样,所以我必须回去台湾、回到学校、回到我所服事的教会,把我在这边的学习,我在这边所看见的、所体会到的需要和负担带回去。更重要的,从传道的身上,我知道我还有好多需要学习,需要继续被放在主所量给我的环境中,继续让神来磨练、雕塑我。出发前,我们的目标是训练「里斯本华人教会的弟兄姊妹有能力自己办营会。」今年的营会虽然看起来好像是短宣队在主导,但若没有教会每一位弟兄姊妹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配搭,只靠我们七名短宣队员(不要忘了可爱的绚绚也是队员之一喔!)是不可能有今年这么成功的营会的,这点从营会倒数第二天的晚会就能看得出来。虽然出发前我们是抱着出来帮助教会的目标,但我们每一个也都很清楚,主会在这一趟旅程当中大大的调整我们,这一趟收获最大的其实是我们。我们再一次的经历了「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尽管看起来今年我们所预定的目标好像没有达到,但是神的计划和旨意从来不会有错,我深深的觉得今年的状况整个是完美的,不管是教会的弟兄姊妹,或是我们短宣队员都有很丰盛的学习。并且从罗传道的分享得知,神对这个教会有很清楚的异象和目标,从传道的分享里,连我都感到非常的兴奋、雀跃不已,我深信在不远的将来,里斯本华人基督教会将会在罗传道及弟兄姊妹的齐心努力之下,将神的福音大大的广传出去,也愿神将得救的人数,天天加给属于祂的教会。虽然我不知道下一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但我已经在期待了,不知大家是否跟我一样呢!感谢上帝,哈利路亚,荣耀归给祂,阿们。周伯玉传道说什么好呢??我想了好几天…感谢的事情太多了,每个短宣队员都会提…嗯,我来说个自己生命的学习送给大家吧。没来里斯本的时候,在台湾我看到短宣名单时,当时我大笑但转头赶紧祷告,因为神的召集令太有趣了,没有一个人是相同的特质、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经历、看起来大家都很硬…但神却集合我们去完成祂所预备的福音使命,在这战场上神不只要磨练我们器皿本身,而且要我们并肩作战传天国的福音、对抗撒旦的破坏。要立志当个健康的传道人,就要先来闯关,参加过福音营的朋友一定玩过大地游戏闯关,神学生的我们也必须要闯关,这个关还是神做关主的喔。神学生也是人,可能有较劲的心态、有自以为义、骄傲、自卑、也有往来传舌的人…我也相信不只神学生,教会的肢体也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想想短宣队五位传道人以后就有五间属神的教会,里斯本弟兄姊妹七十人,以后可能300人、500人、一千人、二千人…成为大型教会,那我们要如何分辨属灵争战呢?同时我们要用什么眼光与行动对抗撒旦仇敌的拆毁呢?求神给我们有敏锐的灵,让我们有属天的智能行出基督样式,让我们知道处于世界中如何反败为胜。每一个人也都是蒙恩的罪人,神学生的我们也是如此,但自己需儆醒,不要成为撒旦的工具。秀红七年的大陆宣教经历、文晖布道家的稳健度、佩珊的喜乐与平易近人亲切感、威延的幽默,小马的圣经教导的恩赐,如果我的眼光一直落入比较,我就落入到撒旦的攻击、争竞的罪里,如果你问我有没有掉入进去,我可以确定的说「有」,但不要轻忽你是属神的儿女,信神的儿子主耶稣基督,当我有这念头时,祂就拉我回真道上,保守在祂慈爱中。不论神学生或教会弟兄姊妹所面临的任何争战中,不是只一昧的注意人或者发生的事情,而是回到自己在这事件中如何通晓神的步调,小心察觉神的美意在此彰显的用心,配合神的脚步不灰心不气馁,牺牲的爱已经成就今天的我们,祂与我们同行。短宣只是起点,神在形塑我们五位传道人的未来,今天来里斯本不谨是我们可以给教会什么,更多的是里斯本华人基督教会众弟兄姊妹给了我们学习的榜样,神透过祂的器皿彼此成全、训练短宣队未来成为更大的器皿。为了基督的缘故,今天我们所遇到的争战,我相信里斯本华人基督教会跟我们一同也在争战里,我们求神使我们双目明亮、双耳常在神的话语中、你我的嘴要成为赞美神的口、纯洁的心、合一的灵、信靠主耶稣基督得胜复活,虽然短宣队不在你们的身边,但我们的手是牵起来的,在基督里我们天天相通。阿们。

  • 患难中学习呼求祂

    患难中学习呼求祂尹丽珍姐妹上周是我在主日崇拜中讲道,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在讲台的服事了,所以这次很紧张。讲道之前的一个礼拜发生了好几件事情,以前听其他弟兄姊妹分享,说在讲道服事前总会发生很多事情,我当时听到也不觉得怎样,因为没有亲身经历过。这次却有些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其实我之前已经很想逃避这次服事,想用各种理由跟罗传道说我不能讲道。感谢身边的弟兄姊妹一直鼓励我,好像敬拜团会为我祷告、弟兄姊妹也给我打气。我最后决定要接受这次操练,而且神也藉着预备讲道的过程,操练我的信心, 让我自己先体会经文里所说的话。礼拜一我的左手突然痛,我猜想可能是自己之前不小心,但也不太确定,一直到三、四天之后才不痛。礼拜三开始,我的右腿痛起来,说哪里痛我又说不出来,虽然不是很痛,但是晚上不能睡觉,腿怎么放就是不--服,一直到礼拜六才没有那么痛。中间的礼拜四,多一一点小插曲,因为脚痛我晚上半睡半醒,半夜觉得我一直在吞东西,马上去洗手间看看,原来自己在流鼻血,而且鼻血流的很多很厉害,当时我很害怕,用纸塞住也不行,便用毛巾塞住,我在心里呼求:「主啊,帮帮我!」就好像门徒在暴风雨中不能靠自己的知识和力量,感到自己的无助,便向神发出呼求一样。感谢神,当我拿掉毛巾时,血已经止住了,我用纸由塞住鼻子,继续去睡觉。到第二天起来时,发现鼻子里没有一点干的血迹。感谢神,让我先做好功课,在患难中学习呼求祂,并全心的信靠祂。有些基督徒会觉得做主的工时应该都很顺利,所以碰到困难时就会有疑问,觉得怎么一个人作神的工,都会碰到这样的事。其实这是属灵的争战,是要操练我们的生命,神有更深的美意,要我们经历祂隐藏的同在。我们若不经历风雨,就体会不到神的同在,若不经受打击和逼迫,就不会成长。这次很感谢神,让我在服事中经历祂话语的真实,我自己在预备的过程中真的先学习到这功课,觉得很有亮光,我也觉得这次服事让我的灵命起来一点点!

  • 神的恩典说也说不完

    神的恩典说也说不完郭玲娣姐妹小时候我爸爸、妈妈没有信主,到我嫁给丈夫时,他的妈妈、外公、外婆都信主的,他们家人便带我信主。刚开始我不太想去教会,到我丈夫出国时,三个孩子也出生了,别人叫我信耶稣,我就开始去教会。有一天我婆婆叫我去教会,那天我看太阳很好,要洗的衣服、被单也很多,便告诉她我要洗衣服,不去教会。那天早上我不小心扭到脚,便立刻坐下来向神祷告说:「神啊,我今天想错了,求祢让我脚好起来,我衣服也不洗,会去教会的。」后来摸着摸着,脚就真的好了,我就去教会,衣服、被单都不洗了。从那一天开始我真的相信了,每个礼拜都带着孩子去教会,虽然不太懂,但也听听神的话,其他弟兄姊妹很好,会一个字一个字教我唱歌。有一天我有一个伯伯在荷兰死了,他没有女儿的,我妈妈叫我作他女儿,他们要拜偶像的,我自己买了两只鸡,别的都是我妈妈准备好,她叫我去拿香去拜,我也照着做了。有些人见到就问:「玲娣是信耶稣的,还在这里拜拜吗?」我没有想太多的,也没有想到自己得罪神了。后来,有一天晚上有三、四个妇女在聊天,聊到很晚,我本来想不洗澡就去睡觉。辗转睡不着觉,结果我还是去洗澡了。洗澡时灯开起来,在窗外有一条蛇站起来,很恐布,我吓扁了,立刻开门跑出去,叫隔壁邻居来看看,但看不到甚么。过了几天,我吐起血来,吐了很多。后来晚上吃过饭,我公公带我去看医生,看了一个礼拜也不好,还有一点血未咳出来,吃和喝都不行,会吐出来,一点力气都没有。有些人叫我妈妈去拜偶像,我妈妈说若果拜拜也行的话,那信耶稣也可以。我叫妈妈甚么也不要搞,这次我决定要信靠耶稣,便叫村里的婆婆为我祷告,祷告后好像轻松了一点,眼睛都--服一点,便常常请那位婆婆为我祷告。从那一次以后,我爸爸、妈妈对我的信仰也没有反对,对我说:「只要你信就好了。」我丈夫的外婆想起我伯伯去世那次我拜过偶像,便说一定是那一次的罪,他们一直为我祷告,叫我要认罪。一个礼拜都没有好,我便去找温州一个祷告很有名的婆婆,她知道我的事,便立刻赶过来为我祷告,一边祷告我一边哭,求神的赦免。第二天我去看医生,拍片时肺部看不清,所以转到一个专科的解放军医院里。有几个婆婆都常常来医院为我祷告,过了一个礼拜,我一点一点好起来。再过一个礼拜去拍片时,医生说我已经好了很多。每个礼拜情况都在好转。第三个礼拜本来要出院,但医生看到新一次的拍片,发现有小块,不让我出院,可是我实在挂心家里的孩子,而且也刚巧八月十五,我便回家过节。我的爷爷八十多岁刚过身,信耶稣的婆婆为他做了一个祷告,都叫我去看看他最后一面,但我爸爸见我刚回家身体很虚弱,叫我不要去,我便没有去。就这样,神一点一点的医治了我。到一九八二年,丈夫的弟弟申请出国批出来了,但我身体不好,所以暂时不能出国,要等我身体好了才打算,所以到八三年我才跟大女儿彩珍一起出国。神真的爱我们这一家,祂的恩典说也说不完。大概一九八四、八五年,我去比利时参加曹力中牧师的特会。聚会时,我眼睛闭起来,好像神就在我旁边,快要触摸到祂一样,非常的美好,我感到很高兴,一直的笑不停,嘴巴、肚子都笑痛了,停也停不下来。散会后我问曹牧师为甚么会这样,他告诉我这是圣灵感动我,圣灵爱我,他说神爱单纯的人,而我是很单纯的。第二天还是一样的被圣灵充满,眼睛一闭起来就看见神,一直的在笑,被神的爱充满。跟我一起去的表妹却一直在哭,但我们都被圣灵充满。那次特会时,因为我已经相信耶稣,而且在中国没有受洗,所以便接受洗礼。回到葡萄牙以后,我丈夫想开店,所以我们开了一家餐馆,就是鳯凰楼。有一次德国有一位陈景悟牧师过来,来这边找基督徒一起聚会,第一年他找不到基督教会,但找到我们鳯凰楼,他跟我们说他是牧师,那次开始他提议我们固定聚会,便开始在鳯凰楼有查经、祷告。后来不断有不同的牧师过来,我记得的有香港的汪牧师、美国的王教师,还有王教师的妹妹在Braga。起初有牧师时就会来鳯凰楼聚会,后来固定一个月一次聚会,再后来觉得不够,便改为两个礼拜一次,大家聚在一起读读圣经、唱唱诗歌。这真的是神的恩典。我向神求甚么,祂都应允我的。还记得起初二女儿彩峰还在中国,当时我们餐馆生意不好,所以没有把她带出来,反而别人用她名字办了个假居留,我帮人带了他们家的孩子出来。后来到彩峰的居留真的批下来,我回中国要把她带出来时,省里的办事处关门了,她带不出来。我请弟弟帮我开后门也不成。我不知道怎么办,便一直的祷告神:「神呀,我还有最后几天便要回欧洲,怎么办?」那天祷告完便去公安局看看,去到那边,他们叫我把彩峰带过去,我便立刻感谢神。原来是居留证在省里批下来,已经送到公安局。另外,还未生小儿子朝峰,因为知道婆婆的心意是想要有一个孙儿,我祷告神说:「神呀,祢知道我需要甚么的,求祢赐给我!」我也不会祷告,只是一直的向神呼求。本来餐馆生意不好,家里已经有三个女儿,丈夫不想再生孩子了;但当时我已经三十七岁,若果再不生,等到四十岁就太迟了。到后来怀孕了,我跟丈夫说即使是没钱,我要饭都要把他养大。结果到七、八个月扫描时,扫出来是个男孩。比利时的阿姨还说:「没吃的话我帮你送过来,只管生下来好了!」真的感谢神,后来真的生出来了,现在孩子也已经长大成人。神的恩典真是说也说不完!感谢神!

  • 我选择来到主前叩门寻求

    我选择来到主前叩门寻求林爱助姐妹  我们家已经是很多代的基督徒,我妈妈的爷爷是教会传道人,他们(外曾祖父和外曾祖母)都住在教会里,我最少是第四代基督徒。解放以后,因为教堂被充公,所以他们有分到房子的。而我妈妈也是宣教士教她的,她在母腹当中已经认识到神。  到我妈妈那一代,解放以后,嫁给我爸爸,爸爸是不信的,她就离开了神,再没有去教会。文化大革命期间,有一次我妈妈生病,病得很严重,吐血吐得很厉害,差不多要死了。那时我们一家八个孩子,有大有小的,有一个我们叫「师母」的长辈,知道我妈妈曾经是信主的,便问我们:「你们妈妈这样子,她以前是信神的,后来离开了神,你们要不要信耶稣,她便会被救活的。」这样我们大家都肯,其实不明白甚么叫信不信,反正我们都跪下来,做一个祷告。祷告后她便活过来,渐渐好起来。她病好以后我们大家都忘记了,真的忘记神的恩典。  直到我的小妹妹十六岁时得了肺结核,她病危时叫我爸爸要信主,他心很刚硬,不肯信,我求他要信主,让妹妹安心的去。我爸爸便悔改信主了,妹妹也安然去世。這對我媽媽的打擊也很大。  当时我的两个孩子都生下来了,但我得了肺结核和忧郁症,而且压力很大,病得很严重,不能吃东西,晚上睡不好,会一直在哭。当时是靠点滴活下来的,但我会晕针,点滴一打进去就会晕。痛苦到根本不想活,人也很瘦,吃很多药和补品也没有帮助,沒力氣走动。我这个样子让妈妈很担心,她很害怕也失去我,所以来照顾我和我的两个孩子。她一直为我祷告,别人跟她说若果这个女儿能活到四十岁,就已经很难得了。后来,神果然让我活过来,病也好起来。那次生病时,觉得信主也没关系,我才信主的,感谢神一步一步把我带到祂面前。这件事我在五十岁时在教会公开见证了,如果没有主的爱,我的生命早已不存在。  信主以后我两个孩子由妈妈照顾,我也开始每天读圣经,刚开始时每天读一章;也有去教会,但也不会像我的孩子那样经历到神。当时因为工作需要,每个礼拜都需要出差。1993年我去到澳大利亚,一到便开始找教会,在那里生命也在不断成长,我也感到自己跟神越走越近。  我以前也是很骄傲和容易忘恩的人,病好了便觉得甚么事都可以靠自己。但是神的恩典很多,数也数不尽!一个人在最无能、最低谷、最不能靠自己能力时,神就会拉我们一把,把我们带到祂的面前。其实都是祂在管教我们,看到我们有甚么软弱便要甚么事上管教我们。我以前祷告时心也很急,总以为神没有回应我的祷告,渐渐的才学习到神有祂的时间,祂在垂听祷告,只是不一定立刻成就。我一直为孩子祷告,总会问神为甚么都不应允,但是多年后,女儿在葡萄牙信主了,儿子最近在意大利也开始去教会,神的心思和意念总是高过我们的。有一首诗歌,歌词是「你的眼目要仰望神,苦难是祝福,患难是恩典。」若果能在苦难中坚持仰望神,便真的是基督徒,是不容易的。但是祂的恩典和祝福会是充充满满的。人生道路,本来就充满着许多坎坷和无奈,我选择来到主前,叩门寻求,求主开路。若您愿意和我一样寻求神,您会看到天空更加辽阔,您会看到主给您的更多。愿神祝福您!

  • 唯有耶稣是我们家的拯救者

    唯有耶稣是我们家的拯救者邱莉思姐妹  自我懂事以来就很讨厌我的父亲,甚至以我的父亲为耻,因为我常亲眼目睹父亲酗酒后,回家就向母亲或我们兄妹发脾气,也会因着打赌输了欠债要我母亲为他还债,家里一切的生活费都由我母亲负担。在我年幼时,我没办法理解怎么会有人喜欢爸爸。  我刚上初中的时候,唯一的依靠和安慰就是我的妈妈,后来她决定出国打工赚更多的钱养家。我妈妈离开我们后,我只有一个目标,就是离开这个家,在学习期间只要有时间我就去打临时工储蓄钱,为要达到离家出走的目标。  终于在我上完高中后,我在外面租了个房间。在搬出去的当天我只给父亲简单的交代一声我就走了,我父亲甚至不知道我住在哪里,偶尔我会回家一下,或是打个电话给父亲。  直到我21岁时决定到英国发展,因当时我妈妈也在英国,我妈妈为我安排住在一位阿姨家里,而这位阿姨是一位基督徒。在几位阿姨的带领下,在短时间内我也信了耶稣。刚开始我只喜欢去教会,但并不明白所听的道。一次主日,牧师讲到孝敬父母的信息,我心里很大声的对神说:「不可能,要我孝敬母亲完全可以,但要我孝敬父亲,不可能!」有一天下午我没上班,躺在床上时不知不觉想到这件事,我心里还是很坚决的说「不可能」。当我继续想着时,突然有个问题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你是否曾试着去了解你的父亲呢?」我好像被大槌敲醒一般,才发现自己只会责怪父亲,但是从来没有关心过他。神让我回想到我父亲过去所遭遇过的事,我渐渐的明白为什么父亲的性格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当时心里涌出很深的内疚。我对神说我愿意与父亲和好。我也决定打电话给我父亲,我手拿着电话,同时心里向神祷告:「主啊,我愿意打这通电话,但是祢一定要帮助我。」接着奇迹就发生,不管父亲如何的责骂我,我口里所出的都是问候关心的话,没多久我父亲也意识到了,也开始说些关心我的话,就这样我们第一次和平的挂了电话。  我妈妈看见我和我父亲的关系奇妙的好转,之后她也信了耶稣,陆续我父亲也信了耶稣。我父亲信主以后,除了住院治疗期间没能参加聚会,他从没有停止过聚会。我父亲在2008年安息主怀,在我父亲临终前公开向我母亲和我哥哥认错并求他们的原谅,也嘱咐我哥哥们要信耶稣。何等美好的见证。  我们过去用过很多的方法想要改变我们的家,不单没有果效,有时反而使得现况更糟糕,唯有耶稣是我们家的拯救者,因为天上地下没有赐下别的名使我们可以靠着得救。阿门!